高雄文學館圖文專欄插畫 Kaohsiung literature library column
團隊 —— 曬衣間

針對一種特定的心理狀態,發展四個不同的場景,先寫定散文式的文字模型、與轉化過的對話記錄,再由圖像者發展作品的視覺呈現,並由此決定順序。
〈對抗平面的偽裝/偽裝#1〉
 
又發作了。每天,我把所有不夠立體的地方,仔細地描上深刻的陰影。裂開的傷口,我用極深的黑塗滿兩側邊縫,描繪他們精緻的波浪狀的延伸。有時,為了增加異材質的豐富變化,還會用黑線刺繡添增更多起伏。如果沒有空間,就無法前往,一定要有陰暗的地方,才會顯得立體。

A:你有辦法發現靈魂很平面的人嗎? 
B:沒辦法。難道你認為人的靈魂,有辦法收納在一種形容裡被描述嗎? 
A:我不知道他們實際的情況,但我很介意平面的世界。平面的人彼此平鋪在一起,不就變        成超大片的空地了嗎?平坦的空曠讓我害怕。
B:不要怕。你看,從很遠的地方有人托著這個世界,他所處的位置深不可測,那裡的深邃        可以裝進空曠的一切。
 
〈穿著皮囊的靈魂/偽裝#2〉
 
我後悔了。一直想著衣櫥裡的另外99組身體。今天沒有備份。匆匆忙忙的出門。還沒有發明平行滑動就可以轉換的服飾,但如果可以,另一組隨身攜帶的身體要收到哪裡?摺疊到側面的虛空之中嗎?但我沒有側面,只有正面。我仰賴更衣間,一切修整還是秘密進行才好。我確保沒有任何他方可以搜尋到我的側面。我永遠面對面。完美的那一面。
 
A:你覺得我是個怎麼樣的人?
B:你猜。
A:我是個坦承的人嗎?我真誠嗎?
B:……。
A:我覺得好焦慮。
B:那你可能就是個焦慮的人。
A:不會的。我好了。真的。
B:好的。
〈照鏡子/氣候變化+情緒壓力〉
 
我看見了。即使只有一點點。從背景開始,偏開的錯位,從對不齊的界線構成模糊的輪廓。一旦發現了,每轉一個角度,氣溫就改變。我的顏色也隨之變化。那是色差嗎?我的體感被剝奪。我盯著鏡子。赤裸,可是不冷。偏斜的是我,還是鏡子?我在每一格色階的變化中挪動,從這一格,移到下一格,從這種顏色,去到下一種,從這裡,滑向那邊。那是鏡告訴我的我。
 
A:我很討厭照鏡子。或是拍照。最討厭的是看到錄影中,會動的我。
B:我也是。但是你是為什麼?
A:算是內外不一致嗎?我不知道我是那樣被看見的。假如我知道,我也許就不會那樣表現。但這不就是造假了嗎?
B:我覺得你不假。
A:但是我很怪。事實上即使我看了,我也改不了我的樣子。
B:我討厭的是我本身。
A:為什麼?
B:不知道。不滿意。
A:但是你是我唯一認同的鏡子。我不喜歡看見自己。但是被你看還可以。
B:……你是這樣看我的嗎?
A:我喜歡看你看我的樣子,勝過我看我自己。
〈曬衣間/洗曬〉
 
空氣中瀰漫著我的氣息,每次甩動都混雜各種不完全屬於我的分子與顆粒,下水道的壁面沾黏著舊我的剝離碎屑。每到這個時候,我的訊號與世界合而為一,清潔後的泡沫發黃而骯髒,失去美麗的色彩。我的身體濕淋淋的攤在磁磚上。反覆沖洗,直到水變得清澈。我帶自己到曬衣間,一切鑲著明亮清晰的輪廓,吊掛著清爽的風穿透自然殺菌的一排又一排我的身體。
 
B:天氣真好,不是嗎?
A:是的。
B:適合曬衣服的好天氣。
A:看著曬好的它們,好具體是一段經歷過的時間喔。
B:有些在這裡,就表示有另一些收著。
A:……我真的需要那麼多我嗎?
B:擁有這些,你覺得奢侈了嗎?
A:嗯。但我知道,那是因為在曬衣間的時候,除了自己,我不需要面對別人。
文:藍念初 
圖:鄭皓允 Hao-Yun, Cheng
高雄文學館圖文專欄插畫 Kaohsiung literature library column
48
341
0
Published:

高雄文學館圖文專欄插畫 Kaohsiung literature library column

48
341
0
Published:

Tools

Creative Fiel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