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十年

 十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總統換了2.3個,相機換了2.3個世代,也似乎拿到了"十年定律"的入場券
然而我成為了大師嗎? 並沒有
依然沒拍出什麼曠世巨作,也說不出多高深的學問

2008年開始玩攝影以來,周圍認識的人絕多數都在買了相機後的2年以內漸漸脫離攝影之路
單眼賣掉改用手機單純拍拍日常,或是把相機塵封在角落沒再拿出來
有些人結婚生子後,拍攝的重心變成家庭
以前在無名網誌上出現的各種大大,也有相當多比例就此消失,似乎沒再繼續拍攝
然而有失就有得
新加入的攝影師也是不少,有些人沒拍多久但照片卻很吸引人
空拍機的加入更是開創了不少視野,上帝視角的強大不在話下
且空拍機尚在發展階段,感覺未來有著更多可能


就像浪潮般潮起潮落
有些東西消失了也有些人遞補了進來

 我想光是能夠持續下去,就是件不簡單的事情了吧


攝影這件事,在今年邁入了第十年
在超過3650個日子中,算了一下也按了超過15萬次的快門
說沒遇到瓶頸是不可能的,不管什麼人做什麼事
總是會在某個階段遇到一道牆,讓你無法一直往前,只能停下來好好思考的時候



目前自己感受到第一個大瓶頸就是在2012年所拍,"我被叮了" 這張照片

一個平凡的晚上,一隻蚊子停在我的左手肘上
當時的我對於超微距題材有著莫名的熱情,而相關的攝影裝備也處在一個待命狀態
倒接環接在鏡頭上、閃燈打開開關即可使用
柔光罩丟在一個隨手能拿的地方,防潮箱上則隨時備好一組充飽電的電池
觀察了這隻蚊子,似乎處在一個不吸不可的安穩狀態
我也慢慢的好整以暇從防潮箱拿出器材

一拿相機二接鏡頭三抓閃燈裝個四五六顆電池,
七手八腳地調整閃燈九成出力,看來十足把握
還請我妹把閃燈放在蚊子後面弄成離機閃


於是就完成了這張
為自己創造了一道難以跨越的高牆

之後的一兩年老實說我拍得不多,很多題材也不想拍
因為心中覺得再怎麼拍,也無法突破這張,縱使要重拍一張更好的也極為困難
即使到了現在,我依然覺得我沒什麼照片能與之相比
而我現在已經不會在意了
作品看得越多後,覺得有越多種可能性
好運不可能天天都有,我不用急著去跨過這道牆
我也不用特別執著於用一張與之抗衡,也許用一系列所組成的作品能夠嶄露更多的可能


關於風景


作為風景起家的我,十年看下來,自己真的改變了不少,風格或是構圖都隨著時間慢慢在改變
從什麼都要超廣角到用望遠拍風景
或是研究把照片修出細節,再轉變成修成沒細節
大概花了快10年才慢慢了解攝影是減法的道理

以往對於風景的認知也是很狹隘,也以為只有晨昏才是最棒的
但作品越看越多,也把自己對於風景的定義慢慢擴大
大景、日常、人文都能是風景的一部分

自己也在風景中,開始分割出專門的類別,像是雲、霧、天空等等
想從廣闊的風景中提煉出一些純粹的東西
這樣的方式能讓我在旅途或是日常中,開始注意以前不會觀察到,或是看到也不太會拍下來的事物





關於霧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我的拿手題材是什麼,
也不知道我的照片到底能不能讓人有驚豔的感覺

有人說我的本體是霧, 被人肯定有點開心
然而迷霧系列算是比較後期的拍攝作品,
如果沒有了迷霧系列我的照片是否還有記憶點嗎?

至於為何喜歡上霧,最主要我想是那帶點神祕感,被靜謐所包圍的感覺

還有在攝影上,有霧的情況能比較接近所見及所得
肉眼看到的和拍下來的相差無幾,起在後製上有比較大的空間能發揮
相對於好天氣時的狀況,雖然肉眼看森林光線很美,但拍起來卻顯得雜亂
光點太多,加上立體感的光被壓在2D平面上而無法顯現出來
所以現在在森林中,我都喜歡有點薄霧,陽光太強反而不是那麼喜歡


關於剪影


剪影也算是我從一開始就頗愛的題材
不需要高深的拍攝手法,只需要一些簡單的輪廓和合適的背景
就能讓畫面自己說故事
還有個重要的地方,對於不擅長拍人的我
只要用了剪影,就能忽略對方臉部的怪表情,或是閉眼之類的問題 XD



關於廢墟

僅次於風景的話,那大概就是廢墟了吧
在2012當兵時認識的朋友,一起探索了有如馬雅文明的十三層
開啟了我對於廢墟題材的認識

窺視以及探險,能同時辦到這兩種情緒的,大概也只有廢墟了
踏入未知領域時的緊張,小心的踩穩腳步觀察地形
還有進入後從建築以及遺落物品去窺探這封存的時間
或是思考人們為何離開
都是風景中比較難去找到的感覺

風景對於熟悉的人來說,比較好去掌握拍出來的效果
天氣、氣候或是最佳的光線時間點,都能在事前推敲出一二
然而廢墟不是,很多小景色要進去後才能知道,無法事前評估裡頭有什麼
有時空空如也,只剩下建築本體
有時傢俱健在,東西完整度高到不禁懷疑是否真的沒人住,
仔細看那厚厚的一層灰塵才真的意識到得人去樓空

拍了不少廢墟,覺得光還是最大的重點
如果說雲是大景中重要的元素,那光就是廢墟中最重要的明燈
不管是微弱的窗光小景,或是從坍塌天花板照射下來所形成的聚光燈效果
都是廢墟攝影中很重要的部分





關於日常

說到日常生活的隨拍,這幾年好像真的越來越少
大多是有目的性質的拍攝,像是去廢墟或是衝景
隨手街拍或是平凡的日常則沒什麼進步,似乎有點在往沒甚麼好拍的方向進展
然而一旦這麼想,感覺攝影之眼也就會漸漸被關閉了

老實說對於這類型的題材,自己真的會想換一台更輕便的相機
能夠隨手掏出來,小巧無負擔!
不然DSLR這磚頭有時真的懶得拿出門 XD





這兩年自己修圖的色調與以往有很大的不同
起因是想模仿一位攝影師的色調
Cat zheng是我自己很喜歡的攝影師,他的色調以及構圖我自己是都看得很順眼
於是乎開始想辦法模擬出他的感覺,尤其是那精美的藍色調性
在一番戰鬥後,我終於成功了


嗎? 並沒有,不要瞎掰好嗎
說真的到現在可能還是無法模仿出來,然而研究的過程讓我嘗試了以前不會碰的東西
Lightroom那麼多的選項,有幾個區塊我一直沒去特別研究
為了模仿我只好去試試看那些我不熟悉的東西,找一些別人的教學
在嘗試錯誤中找到了幾組不錯的參數搭配,覺得能讓自己的作品質感提升一些
找到了自己喜歡的色調後,模仿成不成功也不是那麼重要了,畢竟仿的再像也只是仿的



曾和朋友討論自己的照片有無那些問題,或是能朝哪方面去加強
討論過後,朋友覺得我照片似乎缺少了故事性,又或是一點”人味”
少了點人與人間交流的感覺,就算有人,也像是遠遠、冷冷地看著
也有朋友把我照片拿去給他的朋友看,他朋友說畫面很美,但似乎有點孤獨
聽起來是在說同一件事情,那就是少了點”溫度”吧

中間有試著看能否慢慢改變
然而努力後,回頭檢視照片,似乎往更”沒人”的方向在進行
照片呈現出來的氛圍和心境有很大的關連性,想想後,勉強自己還是算了
有時覺得有溫度的攝影師很多不差我一個,多一些沒溫度的來平衡好了?
畢竟攝影這回事,還是自己開心比較重要


雖說自己知道,自己開心才是攝影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但無法避免的競爭心態多少還是會在心中蠢蠢欲動
試著用比賽來證明自己,是否有真的那麼”厲害”
畢竟不是用攝影賺錢的我,似乎也只能用攝影比賽來證明自己?
然而到目前為止都算是石沉大海,多少也會對自己產生懷疑

年初受到破渡的邀請,到究晚稍微聊聊
意外的是來的人,有幾位都說攝影受到我的影響很深,是他們的啟蒙
聽到這樣當然是開心的,好像自己的東西還有一點點價值?

在寫這篇的同時,看到破渡的這篇文
覺得寫出我最近最矛盾的地方
我想拿個什麼攝影獎,但也知道當為了比賽而拍時反而會失去更多的東西
然而就像爬山的新手,最大的願望應該還是登頂,覺得不登頂的話似乎這趟旅程就沒意義
而不會在這美麗的地方享受山林
又或是藤元拓海的老爸,說出拓海如果要往下個階段邁進
那就是”輸了比賽”,
否則將無法繼續前進

目前沒什答案,我想只能交由時間證明
新的一年即將到來,攝影即將突破十年,期望大概就是能開心的拍照吧!

攝影十年
101
1118
5
Published:

攝影十年

攝影十年
101
1118
5
Published:

Too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