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d to Collection
  • About

    About

    中国领袖习近平
    Published:
今天的一些人,特别是一些年轻人,对爱国爱党没什么概念,甚至有时出于逆反心理,还会对正面的引导和教育感到厌烦,这一方面可能出于宣传的方式方法不够接地气,另一方面也与一些人不断的通过各种媒体特别是网络媒体进行负面的、反面的宣传有关。我并非共产党员,但我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那就是爱国爱党理直气壮。虽然我们的国家还不够完美,虽然我们的党难免也会犯错,但是,我们必须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党,如果我们自己都不爱,又该由谁来爱?


可能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环境下已经太久了,所以很多人对战争、动荡已经没有了概念,似乎眼前的和平和安定都是理所应当的。“感谢”某些西方国家在这个世界上制造的难民和动荡,将那些早就已经远离我们的苦难又清晰的呈现在了我们面前,让我们知道,原来,这个世界并不只有和平和和平带来的幸福,还有战争和战来带来的痛苦。

中国共产党诞生在1921年,那可能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山河破碎的年代。中华民国的成立并没有给多灾多难的中国带来任何生的希望,除了虚有其名的“共和”外依然一无所有,饿殍遍地、哀鸿遍野,中国一步步的向深渊滑落。那一年,中国共产党不生,中国就得死,正是在这一生一死之间,中国人选择了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就向一束熊熊燃烧的火炬,照亮了中国漆黑的长夜,让中国人看到了光明、看到了方向、看到了未来。

那一年,泱泱华夏的大地上到处都是“友邦”的租界,中国人在中国人自己的土地上却没有任何主人的感觉,有的只是“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愤懑和屈辱。那个时候,没有人在乎中国的未来,更没有人在乎中国人的死活。例如,今天被某些人看做“救世主”的美国,就在1915年驱逐了中华民主革命的先驱孙中山和黄兴,驱逐的同时,美国还表明态度,美利坚合众国坚决支持拥护袁世凯当皇帝。够讽刺吧?在美国的利益面前,中国人的死活在美国人眼里根本无足轻重……

任何一个国家,如果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都是可悲的。美国靠不住、英国靠不住、日本就更靠不住,中国要想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必须要有属于人民自己的队伍,必须要有代表人民自己利益的政党。历史也曾给过国民党机会,但是,国民党交出的答卷却让中国人大失所望。1930年的中原大战,死伤了三十万人,几乎耗尽了当时中国最后的人力、财力和物力,可以设想一下,如果国民党精诚合作,也懂得什么叫“为人民服务”的话,还会有日本侵华,还会有1937年的南京大屠杀吗?

国民党靠不住,人民就要重新寻找靠得住的政党,靠得住的队伍,大浪淘沙始见真金,最终,人民将信任票投给了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初就明确自己的武装力量是“干人(穷人)的队伍”,所以无论是长征途中、抗日战争还是解放战争,共产党的队伍所到之处,中国的穷苦大众才会箪食壶浆。谁说中国人没“选票”?淮海战场上的小推车不就是当时中国人手中的“选票”吗?在共产党还是国民党这个选择题上,中国人早已用小推车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当新中国诞生,历史进入新的纪元,新生的中国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就再也不是“西方国家架起几门大炮就可以侵略”的国家了。当然,也有人不信邪,不过,不信邪的最终都老实了,美国、苏联、印度、越南,有一个算一个,都在中国人面前俯首称臣,就此服服帖帖,那种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威名让所有对手心有余悸,再也不敢跟中国龇牙咧嘴,再也不敢在中国面前指手画脚。

血吸虫病曾在中国流行两千多年,危害极大。新中国成立后,血吸虫病曾遍及江苏、浙江、湖南、湖北、安徽、江西、上海等十二个省(市)的三百五十个县(市),患病人数约有一千多万,受到感染威胁的人口则多达一亿以上,而且病人中约40%左右已经有了明显症状,甚至有些已经受到了死亡威胁,用毛泽东在《送瘟神》一诗中的说法是“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在这种情况下,新中国制定了关于消灭血吸虫病的计划,结果原本计划需要多年才能消灭的血吸虫病,仅仅过了一年,江西省余江县就宣告消灭了血吸虫病,消息传来,满心欢喜的毛泽东激动的说道;“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这是领袖对人民的歌颂和礼赞,但人民的成就并不是凭空的取得的,伟大的人民有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才会取得如此伟大的成就。

1949年,中国的文盲率高达80%,那个时候,连读书识字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件非常奢侈的事,但是,自从新中国成立之后,文盲的比例就逐年下降,到了今天,除了一些年迈的老人外,年轻人中还有几个人还是文盲?我经常跟我的朋友开玩笑说,有些人整天在网络上歌颂民国,我严重怀疑这些人要是真的生在民国,连字恐怕都识不了几个,又拿什么歌颂?玩笑归玩笑,事实就是,没有中国共产党,中国恐怕还要在愚昧落后中度过,不服气?去看看印度吧!

中国共产党的好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实实在在落在实处的。我有一个朋友,他曾是某县级市的副市长,他跟我讲过一件事,我印象深刻,始终难以忘怀。有一年,为了招商引资的需要,他和几个台商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他时不时的跑出去打电话接电话,台商们感到很奇怪,他解释道,因为台风就要来,,所以,他必须要时刻关注渔民的安全。这下,台商们更奇怪了,他们问道,难道你们没有通过广播和电视发布台风预警吗?我那朋友说,当然早就发布了,不过光发布还不行,必须市里联系乡里,乡里联系村里,村里联系到每一个村民,必须确保了每一个村民都接到通知并回到安全的地方。最后他和那几个台商说道,说句实在话,只要还有一个村民还没联系上,恐怕这顿晚饭他都会吃不安心。听到这里,那几个台商都惊着了,过了半天,才由衷的感慨道,还是“老共”好啊。

估计有人要质疑我这个故事“无法求证”,但这个故事我相信并不新鲜,因为这样的事,多多少少在全国各地都时有发生。2013年,浙江余姚水灾,我一个余姚当地的朋友(乡里的科员)几乎没日没夜的忙着救灾,他们的目的也很简单,那就是绝不落下任何一个灾民。但是,当时很多媒体的表现是什么?他们忙着报道某镇领导因为怕水湿了高档鞋而要人背的事,在舆论爆炒这个新闻的情况下,所有参与一线救灾的人员的苦劳和功劳都被一笔轻轻抹去,没人再去关注灾情,没人再去关注灾民,更没人再去关注救灾人员在就在中所付出的汗水。这就是今天中国的现状,一些人要的就是情绪的宣泄,要的是在某些人和某些媒体的刻意引导下谩骂共产党,他们或许真不明白,又或许装不明白,这个世界上,他们真正能够依靠的恰恰是他们所谩骂的共产党。

这就是我们今天真实的舆论环境,好人好事因为无法吸引人眼球而几乎没人关心,似乎一些人整天就是一门心思憋着骂娘,共产党对他们再好,他们也认为那不过都是理所当然的,相反,如果一些人觉得自己受了哪怕一点委屈,就要跳出来“控诉”,他们似乎以为政党和政府对他们好都是天经地义的。确实,中国共产党不同于西方的政党,对人民好确实是理所应当的,但那只是因为他们叫中国共产党。

2003年法国发生百年一遇的酷暑袭击,由于时逢假期,上自总统下至各级官员都在度假,无人应急,法国时任总统希拉克直到度假结束后才悠然回到巴黎,此时,已有一万多法国人丧命。而当时的情况是:医院里不仅病床紧缺,人手告急,就连日常搬运尸体的人都不够用,进行安葬前祈祷的神职人员也严重缺乏。而法国面对造成一万多人死亡的灾难,仅有一名卫生总局局长,名字叫吕西安·阿本哈伊姆,在卫生部长发表电视讲话批评卫生部门反应无力之后才宣布辞职……

我们可以做个不负责任的联想,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中国,某些整天在网上以骂共产党为乐,甚至以骂共产党为荣的人,他们会怎么看、怎么想、怎么说?他们是不是又该痛骂共产党的“专制”,痛骂共产党政府的“冷漠”?答案是明摆着的。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反观中国,不管是水灾、旱灾还是什么灾,哪一个没有应急预案?哪一个预案不是面面俱到,不仅具体到某件事,甚至具体到某个人,谁该负责什么,谁该承担什么责任,哪个不是一目了然?这到底是“体制问题”,还是“体制优势”?只要是有起码是非判断能力的人,我相信都不难找到答案。

其实我们说不说中国共产党的好并不重要,因为共产党的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摆在那里的,但是,我们不应该容忍某些人整天有事没事就谩骂、抹黑、攻击中国共产党,因为无论我们是不是党员,中国共产党都是我们的党,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中国共产党才真正做到了“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

小平同志曾说过,(中国)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必会天下大乱,我对这一观点深信不疑。那些对共产党不满、怀疑、憎恨的人,你们不妨扪心自问一下,如果中国真的没了中国共产党,你真的能得到任何好处?那些大言不惭“为了民主,分裂就分裂,动荡就动荡”的人,你们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张文木先生有句名言:“十个人有十一个想法,饿上三天,十个人一个想法”,这句话很形象也很深刻,所谓懒人出思想,一个人生活太安逸了,难免会想东想西,不过如果饿上三天,管保都只有一个想法——填饱肚子。当年的伊拉克人也是如此,在伊拉克“民主”之前,相信一些伊拉克人也确实真诚的呼唤“民主”,也有一些人恨萨达姆恨得要死,甚至美军把萨达姆绞死他们都嫌不过瘾,恨不得自己动手,但是,当萨达姆死了,伊拉克“民主”了,IS肆虐了,恐惧和死亡交替出现了,恐怕他们对“民主”再也没什么兴趣,更没那闲心去恨萨达姆了。现在的三千多万伊拉克人差不多都只有一个想法:活下去,在一个和平的环境中活下去。可是,有些东西,一旦失去了,就再也没有了,无论今天的伊拉克人多么的后悔,他们也找不回曾经的和平与宁静了。
广告
查看详情

老实说,中国现在各种想法的人也很多,但不管你有什么想法,如果有人想让中国陷入动荡,有人想将中国变成下一个伊拉克,那么,不管你是谁,为了我的父母,为了我的孩子,我都绝对会和你奉陪到底,因为你不仅是中国共产党的敌人,是中国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

虽然我并非共产党员,但我热爱我的祖国,热爱毛主席,拥护党的领导,信仰共产主义,这些信念,哪怕刀斧加身,也绝不会动摇。爱国,因为我是一个中国人,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也将死在这里,爱党,因为中国共产党是我的党,而且,我不并认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会有任何一个政党可以做得比中国共产党更多更好。

爱国是一家,爱国不分先后,爱党也是一家,爱党同样不分先后,因为这是你的国家你的党,如果你都不爱,又该由谁来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