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島|那麼近 那麼遠
實體書籍製作:主題策劃、文化研究、對象採訪、文案撰寫、影像紀錄、輸出加工。


書籍介紹
是不是有一道牆隔著彼此,即使我們的生活如此緊密。
台灣是個多元文化種族的拼盤,因地理位置使荷蘭、西班牙、日本、中國人等等,在這片土地留下足跡,也有豐富的殖民史,讓台灣成為充滿異國文化的國家。但台灣在種族與人權議題上尚有 許 ——多 進步的空間。

台灣人民對於東南亞移工或住民們多少帶著一些距離感,看到他們群聚大部分的人會選擇避開,儘管知道他們並沒有做什麼。全球化下的國際交流中,許多東南亞移工在台灣工作、成立家庭,對於逐漸增加的新住民朋友,我們是以什麼樣的眼光、角度,去看待彼此的關係呢 ?

台灣四大移工來源國分別是泰國、越南、菲律賓、印尼。早期泰國為數最多, 因國家發展關係,泰國比例減少、越南比例增加,也讓泰國與越南美食在台灣隨處可見,從路邊店面到百貨公司都有。在學期間和同儕們偶爾會去越南、泰國的小吃店光顧,但與移民來台的老闆和客人們攀談卻是從沒有的經驗(註1)。

因為對他們的不了解而產生種種距離,對國家的刻板印象也讓台灣人和東南亞移工的關係一直是陌生的、有階級的。
他們可能照顧著誰的阿公、可能是我們身上上衣生產線的一員,離我們的生活很近,但彼此的心卻很遠。

我們希望能改善這個印象,主動去了解他們在台灣的生活,和他們聊天、品嚐他們家鄉的味道、聽他們分享家鄉的風景、彼此眼中的台灣。於是我們透過行動與採訪,記錄他們在台灣的生活,做成島島這本書。

( 註1:大學在台南生活,台南是充滿美食、人情味的城市,炒鱔魚意麵的老闆、賣碗糕的阿姨不時都會與客人攀談幾句,不管是老饕、路人、觀光客,都會不經意地被問候一下。相較在台南的越南、泰國等等小吃店,這樣的場景十分鮮少。 )


島島章節內容
文化介紹|越南、泰國、菲律賓、印尼
進駐四島|越南小吃店、泰國小吃店、泰國廟、菲律賓雜貨店、印尼人行道樂團,採訪紀錄
四島在台|在台灣推廣東南亞文化的團體
移工遊行|2015年12月13日 移工遊行文字與影像紀錄

下面圖文取三篇訪問過程:越南小吃店、泰國寺廟、印尼人行道樂團。

越南小吃店|店名是老闆娘女兒的名字
我們都稱老闆娘紅姐。來自北越,已經來台灣 20 年,目前經營一家越南小吃店,店內料理十分道地,客人多為東南亞移民,店內也有存越南歌的卡拉OK。圖中的小女孩是紅姊第二個孩子,紅姐堅持在家都跟小孩講越南話,怕他們忘記母語。

語言是文化的根基,忘了母語也就忘了根,就像台灣社會的文化斷層一樣,原住民在經過通婚或在外居住,漸漸的下一代連母語都忘了,在這多元文化的島嶼中,接觸各種文化的同時也時常喪失自己的文化,保護文化的多樣性是台灣需要加強的,這點我想在東南亞新住民眼中也是一樣的。
越南小吃店|意外看到了台灣大叔的男兒淚
某次駐店一天都沒有客人上門,正當我們要收拾東西離開時,突然來的一批客人,是三個台灣人大叔,點了一手啤酒和一盤魷魚絲。其中一位大叔突然邀請我們參與他們的酒局:『肖連欸,來拉,作伙拎, 免客氣。』
聽到的當下受寵若驚,在一邊推託一邊歹謝之下,我們還是喝了幾罐台啤、啃幾條魷魚絲、跟大叔合唱幾首歌。

三位大叔是多年的老朋友,我們問為什麼會知道芯玲會館呢?他們說來這裡當常客很多年了,早就不知道當時怎麼會來。
其中一位大叔(以下稱甲叔)的老婆是越南籍,在台灣待十多年了,當時只會講一點點中文,台語則完全不通,因為在台灣生活才一點一滴的學會台語,同時聽說有許多外籍移民來台灣為了學台語,每天準時收看電視鄉土劇呢。

甲叔說:『他每每提到大嫂就一定要稱讚一番, 他的老婆非常的乖巧,很任勞任怨,做事都是非常腳踏實地,家庭觀念也非常重。』即便是透過仲介認識彼此,但依然感覺的到甲叔對老婆的愛。

性情中人的甲叔,可能因為我們稚嫩的表情,毫不藏私的分享許多個人故事,而甲叔感情豐沛,講著講著就落淚了。
雖然我們期待的訪問對象是東南亞移民,但這次和台灣大叔的經驗也讓我們印象深刻,因為甲叔的分享,更了解東南亞女性和台灣人婚後的生活狀況,大叔的熱情招待也讓我們很感動,人與人之間的真情流露,有時候只需要一點眼神,即便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也能完全交付信任的分享心底的故事。​​​​​​​

泰國寺廟 佛教|充滿包容且溫和的宗教
有次我們拜訪一間泰國小吃店,老闆沒什麼表情,而我們第二次拜訪才鼓起勇氣跟老闆聊天,老闆是個有氣魄和原則的人,比我們想像中好聊,老闆是新住民第二代,從小在台灣生活、求學,中文十分流利,同時分享許多從小在台灣因外表遭不平等對待的過程。也許也因為過去的經驗,使老闆有個堅不可摧的外在,和我們分享時才看見他柔軟的一面。

老闆得知我們要做書籍,便帶我們去參觀台南唯一的泰國寺廟,是個很特別的經驗。
當天我們是寺廟裡唯一的台灣人,其他皆為東南亞移民,每個人都很親切的面對我們的好奇心,和我們介紹牆面壁畫的故事、分享信徒彼此的背景,甚至還一起共進午餐。

等了一會,寺廟供奉的師傅到了一樓大廳詠經,詠經前還特別與我們一行人打招呼,歡迎新來的朋友。
詠經的過程採跪姿,跪姿維持好長一段時間後不太適應,之後我們一行人改盤坐,過程中還不小心睡著了...,且詠經的內容皆為泰語。​​​​​​​詠經結束後,師傅幫信徒們用布蓋住全身,手綁著繩子連接到神壇上,一邊灑水一邊詠經。駐寺的大哥說這是似改運的儀式,跟台灣佛教道教的儀式不一樣,大哥說其實不管是泰國、印度、西藏、台灣的佛教信仰的神跟其核心理念都是一樣的,只有習俗上的操作手法不同而已。
詠經結束後就到了午餐時間。
這裡的大哥大姐們很熱情的招呼我們一起吃飯,這裡的飯菜也是由泰國小吃店老闆提供的,也許因為是給東南亞移民吃的料理,辣度與酸度十分道地(跟我們在老闆店裡吃的根本不一樣,那個酸辣強度要有心理準備...)真的吃到哭出來。
飯前跟飯後信徒們都互相協助,飯後我們也一起洗碗、整理碗筷。

這裡的師傅也提供刺青服務,圖案通常都是祈禱文或圖騰,刺青的價位通常五千到萬都有。
在我們要離開時,大家很親切的給我們許多飯菜、水果,師傅還請我們到佛壇前,送一人一條保平安的紅繩結,能夠在這裡了解泰國的文化以及在泰國人在台灣的生活方是真的是很寶貴的經驗。

印尼人行道樂團|盡情享受和朋友們的相聚時刻
台南火車站附近的街道內,每到假日都很熱鬧,某天我們看到一群人在路邊彈吉他、唱歌、喝酒,便走過去和他們聊天。
他們是來自印尼的移工,平常大家都各自分散在外面工作,只有假日會在這裡聚在一起玩音樂小酌,也自組一個名為人行道的樂團,聊天過程中他們拿了台啤混莎莎亞請組員嘗試,嚥下後發現這味真的不行啊!組員一臉苦樣鬧的周遭的大哥們大笑。

大哥說他們這個樂團很單純的只是大家假日休假聚在這裡玩音樂、 喝喝酒而已,也很歡迎我們一起來同樂, 這個印尼樂團叫做 TROTOAR,是印尼語的發音,不容易唸,我們學了很久都學不起來。(上圖長髮男子拿著紅白相間的東西,是他們自製的似鼓樂器)

每逢假日,台南車站附近可以看到許多東南亞移民聚會逛街,在附近非常道地又美味的東南亞小吃店內,都可以感受到朋友相聚的熱鬧氛圍。
島島 那麼近那麼遠|書籍本人
裝訂|膠裝
書衣|手工胚布結合厚卡縫製
封面|灰紙板厚卡、絹印
小書|東南亞移工在台影像紀錄

組員|王筑、王郁昀、莊琦諾、葉雅君、鄭媞方、藍學明、金廷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