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 to Collection
About

About

云中以南,蛮荒之境,尽是草莽毒虫-《云中三才图会》。 这片被云中人称为“苍越”的盆地,被雷云密布的空山山脉所阻,与世隔绝了千百年。七十年前“天机之乱”,有一支南征的天机军部队炸开了巨石阻隔的山口,修复了古栈道,重新连接起苍越与云中的枢纽。随着天机军的消亡,这支残存的天机军队最终消失在群… Read More
云中以南,蛮荒之境,尽是草莽毒虫-《云中三才图会》。 这片被云中人称为“苍越”的盆地,被雷云密布的空山山脉所阻,与世隔绝了千百年。七十年前“天机之乱”,有一支南征的天机军部队炸开了巨石阻隔的山口,修复了古栈道,重新连接起苍越与云中的枢纽。随着天机军的消亡,这支残存的天机军队最终消失在群山峻岭中。几十年后,大山中走出自称为“空山之子”的苍越人,开始冲击着云中大陆。 Read Less
Published:
    空山群岭永远被雷云和暴雨所笼罩,穿越这片不毛之地的唯一途径便是上古遗留下的栈道,而穿越栈道的第一批人,却是来自出云城的客商。 
    随着天机之乱战火的烟消云散,出云城的商人们又开始四处游走,将目标瞄向了被视为未开化之地-苍越。好奇的空山人以他们最热情的方式接待了这群来自北方的客人。然而这群所谓的客人,带来了却是永世不灭的耻辱。
 
    犹如蝗虫过境一般,空山军掠过一座又一座城池,所到之处尽是毒虫遍地,鸡犬不留。在复仇意志的驱使下,空山军带来的恐惧远胜于杀戮。
    在出云城的港口要塞-浦州城一役,空山军以五千不到的兵马奇袭三万守军,出云军队溃不成军,连同守城百姓一起几乎被屠戮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