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d to Collection
  • About

    About

    生命的载体从来都是难以定义。也许万物有灵,我分明看到那些人类的“座”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诉诸着时间留给他们谜一样的经历。 这些坐具,有的隐士般安静得伫立,有的在彻底消殒前强撑着躯干,有的用自己体面的外表等待着下一站流浪地,有的却已被身上的锁链捶打得满是伤痕……
    Published: